当前位置: 首页公共考古
公共考古
80余件乐舞文物亮相“陕西古代音乐文物展” “金声玉振”带观众穿越周秦汉唐
发布时间:2018-05-28    文章出处:文汇网—文汇报    作者:韩宏    点击率:
   史前埙声古朴悠远,西周钟磬金声玉振,秦汉乐府歌舞升平,魏晋南北朝羌笛悠扬,隋唐乐部繁声共起,宋元明清声腔激昂,汇聚成一条浩荡奔涌的乐舞长河。

  正在西安音乐学院艺术博物馆开展的 “唯寄歌舞寓长安——陕西古代音乐文物展”每天都吸引诸多观众前来参观,展览由 “赫赫宗周钟磬乐悬”“始皇帝都 舞殿歌台”“丝路起点 乐汇长安”“东方都会 恢宏华章”四部分组成,萃集了陕西古代音乐文物精华80余件 (组),可谓我国古代音乐史的缩影。

唐韩休墓出土的壁画《乐舞图》。记者韩宏摄

  “聆听”跨越千年的“音乐会”

  象征礼制的西周编钟、编磬,惟妙惟肖的汉代百戏俑,精美绝伦的大唐乐舞壁画,表现古代乐舞场面的金银、陶瓷器及砖雕……展厅里,出土的乐舞文物千姿百态,灿烂的乐舞文化、东西方音乐交流的实物遗存,见证了华夏民族音乐文明的辉煌。参观这样的展览,观众如同“聆听”一场跨越千年的“音乐会”。

  西周以来对礼乐的尊崇可由展厅中出土的编磬、编钟乐器一窥究竟。宝鸡太公庙窖藏出土的秦公钟、秦公镈两件重器,将秦朝的音乐文化展示得淋漓尽致。而秦始皇陵中出土的错金银乐府钟,圆润的边沿突破了早期的造形,夔龙也演变成婉转的云气。

  西汉时我国乐舞文化蓬勃发展,西域的音乐艺术逐渐传入长安。展厅里,鎏金铜蚕、玉舞人,彩绘的女舞俑、抚琴俑、伎乐俑,长袖乐舞、宴乐图、百戏图等,这些汉代乐舞文物令观众陶醉不已。

  展现大唐昂扬向上的时代精神

  唐代堪称我国古代乐舞发展史上的黄金期,受周边少数民族和西域诸国文化的影响,唐朝的乐舞艺术丰富多彩,九部伎、十部伎、坐部伎、立部伎且歌且舞,曲调优雅……记者在展厅看到,三彩釉陶的骑马载乐俑、胡人牵马俑等乐舞文物,融多民族、多地域、多风格于一体,展现了大唐文化极大的包容性和昂扬向上的时代精神。

  史书记载,唐玄宗在位后期纵情于声色犬马之中,宫廷中驯养了400匹会跳舞的骏马,每年千秋节都要在兴庆宫举行盛大宴会,上百匹舞马披金戴银,应着节拍跃然起舞。高潮时,舞马跃上三层高的床板旋转如飞,而领头舞马会衔起地上盛满酒的酒杯到玄宗面前祝寿。唐代文人用“屈膝衔杯赴节,倾心献寿无疆”“更有衔杯终宴曲,垂头掉尾醉如泥”形容这一宫廷娱乐。展出的鎏金舞马衔杯纹皮囊银壶(复制品),则是大唐王朝的兴衰见证,也是少数民族文化与中原文化交流融合的产物。此外,展厅中的唐代韩休墓出土壁画《乐舞图》,被认为是唐代高水平画作的代表,此次展出的是难得的对舞图。

  近年来,陕西境内相继出土了北周时期粟特人安伽、史君、康业及罽宾人李诞的墓。考古发现,这些来自中亚的外国人曾长期在我国居住。大批来华的粟特乐人舞伎或擅长歌舞,或精通器乐,他们在东西方文明间搭起了一座桥梁。从史君墓围屏石榻上出土的宴饮图,刻画了伎乐人或弹箜篌、琵琶,或吹横笛,或打腰鼓的伎乐场景,再现了北周时期中亚粟特地区(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一带)的乐舞场景。

(图文转自《文汇报》2018年5月28日第3版)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公共考古

80余件乐舞文物亮相“陕西古代音乐文物展” “金声玉振”带观众穿越周秦汉唐

发布时间: 2018-05-28

   史前埙声古朴悠远,西周钟磬金声玉振,秦汉乐府歌舞升平,魏晋南北朝羌笛悠扬,隋唐乐部繁声共起,宋元明清声腔激昂,汇聚成一条浩荡奔涌的乐舞长河。

  正在西安音乐学院艺术博物馆开展的 “唯寄歌舞寓长安——陕西古代音乐文物展”每天都吸引诸多观众前来参观,展览由 “赫赫宗周钟磬乐悬”“始皇帝都 舞殿歌台”“丝路起点 乐汇长安”“东方都会 恢宏华章”四部分组成,萃集了陕西古代音乐文物精华80余件 (组),可谓我国古代音乐史的缩影。

唐韩休墓出土的壁画《乐舞图》。记者韩宏摄

  “聆听”跨越千年的“音乐会”

  象征礼制的西周编钟、编磬,惟妙惟肖的汉代百戏俑,精美绝伦的大唐乐舞壁画,表现古代乐舞场面的金银、陶瓷器及砖雕……展厅里,出土的乐舞文物千姿百态,灿烂的乐舞文化、东西方音乐交流的实物遗存,见证了华夏民族音乐文明的辉煌。参观这样的展览,观众如同“聆听”一场跨越千年的“音乐会”。

  西周以来对礼乐的尊崇可由展厅中出土的编磬、编钟乐器一窥究竟。宝鸡太公庙窖藏出土的秦公钟、秦公镈两件重器,将秦朝的音乐文化展示得淋漓尽致。而秦始皇陵中出土的错金银乐府钟,圆润的边沿突破了早期的造形,夔龙也演变成婉转的云气。

  西汉时我国乐舞文化蓬勃发展,西域的音乐艺术逐渐传入长安。展厅里,鎏金铜蚕、玉舞人,彩绘的女舞俑、抚琴俑、伎乐俑,长袖乐舞、宴乐图、百戏图等,这些汉代乐舞文物令观众陶醉不已。

  展现大唐昂扬向上的时代精神

  唐代堪称我国古代乐舞发展史上的黄金期,受周边少数民族和西域诸国文化的影响,唐朝的乐舞艺术丰富多彩,九部伎、十部伎、坐部伎、立部伎且歌且舞,曲调优雅……记者在展厅看到,三彩釉陶的骑马载乐俑、胡人牵马俑等乐舞文物,融多民族、多地域、多风格于一体,展现了大唐文化极大的包容性和昂扬向上的时代精神。

  史书记载,唐玄宗在位后期纵情于声色犬马之中,宫廷中驯养了400匹会跳舞的骏马,每年千秋节都要在兴庆宫举行盛大宴会,上百匹舞马披金戴银,应着节拍跃然起舞。高潮时,舞马跃上三层高的床板旋转如飞,而领头舞马会衔起地上盛满酒的酒杯到玄宗面前祝寿。唐代文人用“屈膝衔杯赴节,倾心献寿无疆”“更有衔杯终宴曲,垂头掉尾醉如泥”形容这一宫廷娱乐。展出的鎏金舞马衔杯纹皮囊银壶(复制品),则是大唐王朝的兴衰见证,也是少数民族文化与中原文化交流融合的产物。此外,展厅中的唐代韩休墓出土壁画《乐舞图》,被认为是唐代高水平画作的代表,此次展出的是难得的对舞图。

  近年来,陕西境内相继出土了北周时期粟特人安伽、史君、康业及罽宾人李诞的墓。考古发现,这些来自中亚的外国人曾长期在我国居住。大批来华的粟特乐人舞伎或擅长歌舞,或精通器乐,他们在东西方文明间搭起了一座桥梁。从史君墓围屏石榻上出土的宴饮图,刻画了伎乐人或弹箜篌、琵琶,或吹横笛,或打腰鼓的伎乐场景,再现了北周时期中亚粟特地区(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一带)的乐舞场景。

(图文转自《文汇报》2018年5月28日第3版)


责编:韩翰

作者:韩宏

文章出处:文汇网—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