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首届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青年论坛概述
发布时间:2017-06-19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邢路达 李锋    点击率:
  6月12日上午8点,首届中国旧石器文化节的压轴环节——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青年论坛在河北省阳原县拉开帷幕。来自全国各地从事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研究的青年才俊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旧石器时代晚期形成”及相关问题。

  论坛发起人、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李锋博士的报告题目为《甘肃陇西黄土高原5-1 万年的石器技术演化序列》,首先介绍了非洲、欧洲、西亚、南亚、西伯利亚以及蒙古等各个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标准与文化内涵,并以此为借鉴,以甘肃陇西地区为例寻找中国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开始标志。该研究团队对徐家城、杨上、石峡口等一系列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和测年工作,建立了较为连续的时间框架,在区域文化序列中对陇西黄土高原旧石器晚期的开始标志进行识别。

  首都师范大学陈宥成博士的报告题目为《嵩山东麓旧石器文化晚期的初始——老奶奶庙遗址为例》。河南郑州老奶奶庙遗址距今约5 至3 万年,陈宥成博士重点从石制品方面对该遗址的文化面貌进行了探索:缺少砾石石器,石器小型化,石核结构多样复杂,连续剥片以及对剥片面维护等均显示石器技术向系统性发展,结合旧大陆东西方整体文化、技术格局,老奶奶庙遗址的石制品代表了嵩山东麓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初期阶段,并未随后石叶技术和细石器技术的出现奠定了技术基础。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所彭菲博士的报告题目为《中国西北干旱-半干旱区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演化追踪:水洞沟与鸽子山》。宁夏青铜峡鸽子山遗址是一处旧、新石器时代过渡遗址,年代距今1.27 至0.8 万年,被评为201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宁夏灵武水洞沟遗址与鸽子山遗址同处干旱-半干旱区,综合这两个遗址出土遗物的情况,彭菲博士总结了该地区从大石叶技术到石片技术再到细石叶技术的石制品面貌变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周振宇博士的报告题目为《泥河湾西白马营遗址发掘新进展》。近年来由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与社科院考古所合作发掘研究,出土有大量石制品、磨制骨器等遗物,并发现有人类活动面、用火等人类遗迹。在该遗址的研究中使用了近年来兴起的三维重建方法,以不同尺度对遗址区、发掘区以及出土遗物进行了三维重建复原。

  北京自然博物馆魏屹博士的报告题目为《旧石器时代装饰品研究简述》,对旧石器时代装饰品的类别、世界各地区的装饰品发现以及装饰品的研究方法进行了概述,并梳理了中国水洞沟遗址、山顶洞遗址、于家沟遗址以及玉蟾岩遗址出土的装饰品,并对其中水洞沟遗址的装饰品进行了制作技术的细致研究。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李意愿博士的报告题目为《湖南晚更新世旧石器文化发展》,系统介绍了乌鸦山、十里岗、袁家山、燕儿洞、玉蟾岩、条头岗等多处湖南地区晚更新世旧石器时代遗址,梳理该地区距今10 万年以来从早期石片工业到小石片石器再到小石片石器与砾石石器工业共存的石制品组合变化,进而认为华南地区旧石器晚期文化可分为前后两期,与华北、西南地区文化面貌不同,很好地反映了中国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区域多元化。

  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张兴龙副研究员的报告题目为《贵州省贵安新区招果洞遗址考古发掘情况》。招果洞遗址是2016 新发现的一处遗址,地层堆积从旧石器时代晚期延续到新石器时代,文化层较多,堆积较厚,目前已出土大量石制品及骨角器,证明距今3 万年至5000 年期间,该洞穴曾被古人类多次使用居住。

  广西省民族博物馆李大伟馆员的报告题目为《广西白莲洞遗址与越南翁文化(Nguom)遗址石片石器对比研究》。广西白莲洞遗址发现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堆积物厚达3 米,整个堆积可划分为旧石器时代晚期、过渡期和新石器时代三个不同时期的文化层。其中,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层出土的石片石器邻近的越南翁文化(Nguom)遗址具有可比性。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所关莹博士的报告题目为《细石叶技术在东亚地区的时空分布与相关问题》,介绍了东北亚地区细石叶技术在时间及空间方面的分布,然后对中国境内的细石叶遗址进行了梳理,认为中国的细石叶技术起源于2.9 至2.6 万年,并在末次盛冰期之后出现了成熟稳定的楔形石核技术,全新世后急剧萎缩。

  关莹博士强调了高精度测年在细石叶技术研究中的重要性,并对细石叶技术流向中国南方、在狩猎采集人群和定居人群中的作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河北师范大学梅惠杰博士的报告题目为《泥河湾油房遗址的新发掘与新认识》。该遗址发现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泥河湾盆地中一处重要的含细石叶遗址。近年来连续的系统考古发掘,廓清了遗址周边不同地层序列的关系,并发现了新的文化层位,初步研究对遗址的形成过程、楔形石核的原生层位、细石叶技术的起源等问题提供了新的证据。

  河北师范大学牛东伟博士的报告题目为《河北怀来盆地南家沟遗址考古新发现》。南家沟遗址是怀来盆地内首个经发掘确认的含细石叶技术遗址,出土石制品、串珠装饰品和用火遗迹等。该遗址的研究是谢飞研究员提出的“大泥河湾”概念下旧石器研究的一次重要实践,出土遗物与阳原盆地虎头梁遗址群多处地点的文化遗存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为研究更新世末全新世初怀来盆地与阳原盆地古人类的交流互动、社会网络等提供了重要资料。

  黑龙江省考古研究所李有骞博士的报告题目为《黑龙江流域石器技术的年代框架》。他首先梳理了深海氧同位素2 阶段的气候变迁,然后介绍了该时期中俄两国黑龙江流域桦阳、桃山等十余处遗址的年代学研究情况,建立起了黑龙江流域晚更新世晚期的地层年代序列,为后续石器工业的演化研究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河北师范大学赵海龙博士的报告题目为《雕刻器实验研究——兼论打制石器与磨制骨器的关联性》。结合在长白山和龙大洞、泥河湾二道梁出土的雕刻器材料,对斜刃雕刻器的制作技术以及使用功能进行了实验,创造性地对雕刻器与骨器刮制加工方法的关系进行了尝试性探讨。

  学术报告之后,来自全国各地的旧石器考古学者分别针对两个关于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主题“中国旧石器晚期开始的时间和标志”、“细石叶技术的界定、起源与时空分布”进行了探讨。与会学者基本同意应该分区域地看待中国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形成,根据各自区域较长时间考古时空框架的建立,检视各自区域人类行为的历时性变化,进而区分人类行为转变的不同时间节点,并探讨人类行为转变的原因和演化意义。

  最后,中国考古协会旧石器时代考古学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所高星研究员在总结中指出,旧石器时代晚期代表了古人类进入了新的演化阶段,是探索现代人行为变化的重要时期。目前看来,中国北方石叶的出现和中国南方骨角器在使用可视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一个重要标识,但同时要注意旧石器时代人类行为的演化在不同地区并不平衡,可能难以将统一的标准应用到不同地区。因此,这种历史文化考古学研究范式下的分期可以适当淡化。细石叶技术作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重要技术,其起源以及与小石片文化的关系目前尚需更多遗址的材料证据,应加强细石叶技术、“小石器技术”等与农业起源的关系。高星对本次论坛涌现出的新人、新材料、新观点和新看法给予了肯定,肯定了近年来的人才培养初见成效,但同时也指出旧石器考古学研究总体队伍体量过小,精英人才缺乏,研究个体发展不平衡,呼吁国家加大投入和支持,促进青年人才成长和旧石器考古学学科发展。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6月16日6版)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术动态

首届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青年论坛概述

发布时间: 2017-06-19

  6月12日上午8点,首届中国旧石器文化节的压轴环节——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青年论坛在河北省阳原县拉开帷幕。来自全国各地从事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研究的青年才俊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旧石器时代晚期形成”及相关问题。

  论坛发起人、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李锋博士的报告题目为《甘肃陇西黄土高原5-1 万年的石器技术演化序列》,首先介绍了非洲、欧洲、西亚、南亚、西伯利亚以及蒙古等各个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标准与文化内涵,并以此为借鉴,以甘肃陇西地区为例寻找中国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开始标志。该研究团队对徐家城、杨上、石峡口等一系列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和测年工作,建立了较为连续的时间框架,在区域文化序列中对陇西黄土高原旧石器晚期的开始标志进行识别。

  首都师范大学陈宥成博士的报告题目为《嵩山东麓旧石器文化晚期的初始——老奶奶庙遗址为例》。河南郑州老奶奶庙遗址距今约5 至3 万年,陈宥成博士重点从石制品方面对该遗址的文化面貌进行了探索:缺少砾石石器,石器小型化,石核结构多样复杂,连续剥片以及对剥片面维护等均显示石器技术向系统性发展,结合旧大陆东西方整体文化、技术格局,老奶奶庙遗址的石制品代表了嵩山东麓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初期阶段,并未随后石叶技术和细石器技术的出现奠定了技术基础。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所彭菲博士的报告题目为《中国西北干旱-半干旱区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演化追踪:水洞沟与鸽子山》。宁夏青铜峡鸽子山遗址是一处旧、新石器时代过渡遗址,年代距今1.27 至0.8 万年,被评为201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宁夏灵武水洞沟遗址与鸽子山遗址同处干旱-半干旱区,综合这两个遗址出土遗物的情况,彭菲博士总结了该地区从大石叶技术到石片技术再到细石叶技术的石制品面貌变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周振宇博士的报告题目为《泥河湾西白马营遗址发掘新进展》。近年来由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与社科院考古所合作发掘研究,出土有大量石制品、磨制骨器等遗物,并发现有人类活动面、用火等人类遗迹。在该遗址的研究中使用了近年来兴起的三维重建方法,以不同尺度对遗址区、发掘区以及出土遗物进行了三维重建复原。

  北京自然博物馆魏屹博士的报告题目为《旧石器时代装饰品研究简述》,对旧石器时代装饰品的类别、世界各地区的装饰品发现以及装饰品的研究方法进行了概述,并梳理了中国水洞沟遗址、山顶洞遗址、于家沟遗址以及玉蟾岩遗址出土的装饰品,并对其中水洞沟遗址的装饰品进行了制作技术的细致研究。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李意愿博士的报告题目为《湖南晚更新世旧石器文化发展》,系统介绍了乌鸦山、十里岗、袁家山、燕儿洞、玉蟾岩、条头岗等多处湖南地区晚更新世旧石器时代遗址,梳理该地区距今10 万年以来从早期石片工业到小石片石器再到小石片石器与砾石石器工业共存的石制品组合变化,进而认为华南地区旧石器晚期文化可分为前后两期,与华北、西南地区文化面貌不同,很好地反映了中国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区域多元化。

  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张兴龙副研究员的报告题目为《贵州省贵安新区招果洞遗址考古发掘情况》。招果洞遗址是2016 新发现的一处遗址,地层堆积从旧石器时代晚期延续到新石器时代,文化层较多,堆积较厚,目前已出土大量石制品及骨角器,证明距今3 万年至5000 年期间,该洞穴曾被古人类多次使用居住。

  广西省民族博物馆李大伟馆员的报告题目为《广西白莲洞遗址与越南翁文化(Nguom)遗址石片石器对比研究》。广西白莲洞遗址发现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堆积物厚达3 米,整个堆积可划分为旧石器时代晚期、过渡期和新石器时代三个不同时期的文化层。其中,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层出土的石片石器邻近的越南翁文化(Nguom)遗址具有可比性。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所关莹博士的报告题目为《细石叶技术在东亚地区的时空分布与相关问题》,介绍了东北亚地区细石叶技术在时间及空间方面的分布,然后对中国境内的细石叶遗址进行了梳理,认为中国的细石叶技术起源于2.9 至2.6 万年,并在末次盛冰期之后出现了成熟稳定的楔形石核技术,全新世后急剧萎缩。

  关莹博士强调了高精度测年在细石叶技术研究中的重要性,并对细石叶技术流向中国南方、在狩猎采集人群和定居人群中的作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河北师范大学梅惠杰博士的报告题目为《泥河湾油房遗址的新发掘与新认识》。该遗址发现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泥河湾盆地中一处重要的含细石叶遗址。近年来连续的系统考古发掘,廓清了遗址周边不同地层序列的关系,并发现了新的文化层位,初步研究对遗址的形成过程、楔形石核的原生层位、细石叶技术的起源等问题提供了新的证据。

  河北师范大学牛东伟博士的报告题目为《河北怀来盆地南家沟遗址考古新发现》。南家沟遗址是怀来盆地内首个经发掘确认的含细石叶技术遗址,出土石制品、串珠装饰品和用火遗迹等。该遗址的研究是谢飞研究员提出的“大泥河湾”概念下旧石器研究的一次重要实践,出土遗物与阳原盆地虎头梁遗址群多处地点的文化遗存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为研究更新世末全新世初怀来盆地与阳原盆地古人类的交流互动、社会网络等提供了重要资料。

  黑龙江省考古研究所李有骞博士的报告题目为《黑龙江流域石器技术的年代框架》。他首先梳理了深海氧同位素2 阶段的气候变迁,然后介绍了该时期中俄两国黑龙江流域桦阳、桃山等十余处遗址的年代学研究情况,建立起了黑龙江流域晚更新世晚期的地层年代序列,为后续石器工业的演化研究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河北师范大学赵海龙博士的报告题目为《雕刻器实验研究——兼论打制石器与磨制骨器的关联性》。结合在长白山和龙大洞、泥河湾二道梁出土的雕刻器材料,对斜刃雕刻器的制作技术以及使用功能进行了实验,创造性地对雕刻器与骨器刮制加工方法的关系进行了尝试性探讨。

  学术报告之后,来自全国各地的旧石器考古学者分别针对两个关于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主题“中国旧石器晚期开始的时间和标志”、“细石叶技术的界定、起源与时空分布”进行了探讨。与会学者基本同意应该分区域地看待中国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形成,根据各自区域较长时间考古时空框架的建立,检视各自区域人类行为的历时性变化,进而区分人类行为转变的不同时间节点,并探讨人类行为转变的原因和演化意义。

  最后,中国考古协会旧石器时代考古学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所高星研究员在总结中指出,旧石器时代晚期代表了古人类进入了新的演化阶段,是探索现代人行为变化的重要时期。目前看来,中国北方石叶的出现和中国南方骨角器在使用可视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一个重要标识,但同时要注意旧石器时代人类行为的演化在不同地区并不平衡,可能难以将统一的标准应用到不同地区。因此,这种历史文化考古学研究范式下的分期可以适当淡化。细石叶技术作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重要技术,其起源以及与小石片文化的关系目前尚需更多遗址的材料证据,应加强细石叶技术、“小石器技术”等与农业起源的关系。高星对本次论坛涌现出的新人、新材料、新观点和新看法给予了肯定,肯定了近年来的人才培养初见成效,但同时也指出旧石器考古学研究总体队伍体量过小,精英人才缺乏,研究个体发展不平衡,呼吁国家加大投入和支持,促进青年人才成长和旧石器考古学学科发展。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6月16日6版)
责编:韩翰

作者:邢路达 李锋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